站內搜索
首頁
文學作品
五間青瓦房的故事
發布時間:2019-09-16 文章來源:網上投稿 作者:徐進 瀏覽:
 

我的老家位于新泰市一個偏遠的小山村,村子名叫“北清泥溝村”。我一直對于"泥溝”這兩個字耿耿于懷,因為它聽起來就像背負了貧窮的包袱。而事實確實如此:這并不是一個富裕的地方。中學時期,當別人問起我的籍貫,為了美化我的村子,我總是笑著解釋:我的村子是"北大"和"清華"的縮寫,這是一個物華天寶,鐘靈毓秀的地方,這里將來可是要出大人物的!

就在這個不起眼的小小村莊里,安靜坐落著我的老房子。那是一座五間青瓦覆蓋的起脊房子,坐北朝南。其中三間屋是大堂屋,兩間屋是東屋,標準的北方民居,冬天聚暖,夏天蔭涼。每到下雨天,雨水順著瓦槽流淌下來,屋檐就掛上了一道水簾。那門檻探出的過門石上,經不住水滴的侵蝕,留下一個彈珠大的石窩。雞鳴狗吠,炊煙裊裊,鄉村該有的靜謐風貌,在這依攏著五間青瓦房圍起的小院里,同樣擁有。只不過,讓人難以忘懷的,不只是這鄉村勝景,還有那青瓦房里面幸福而心酸的過往。

家里是貧窮的,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。家中主要的經濟來源,就靠父親在村里干建筑賺取,十分微薄。那五間青瓦房是爺爺傳下來的,年久失修,四處漏雨。外面下大雨,屋里就下小雨,就算地上擺滿了接水的盆盆罐罐,卻也阻擋不住四處飛濺的水花。而且屋里的地面沒有水泥硬化,就是泥土踩實的,坑洼不平,遇水就泥濘不堪。家里的門窗都是木質的,久經風雨的浸泡,木頭腐爛,窗戶就散架了。原本鑲嵌的玻璃都碎掉了,母親就把化肥袋子里面的內膜,鑲撐在窗框里 。

我的床緊挨著窗戶。我最怕深夜暴風驟雨的天氣,那種狂風攜裹著冷雨,忽然把破爛的窗戶吹開,然后噴在你熟睡的臉上的感覺,頗有“垂死夢中驚坐起”的意味,不堪回首。整個雨季,伴著我入眠的,除了潮乎乎的被褥,還有床蚊帳上那個接漏水的塑料盆子,雨水滴在里面“嗒~嗒~嗒~”,好似催眠曲。

家里燒火做飯的地方,就在三間屋門外,靠近影背墻的地方。沒有搭建棚子,沒有任何遮擋,每逢下雨,吃飯就成了難題。一次,父母都去地里除草,我負責在家做飯,當時剛往鍋里下了一把面條。忽然天空雷聲大作,豆大的雨點劈頭蓋臉的砸下來,我慌了。我手里抓著一把柴火,準備往爐膛里塞,卻下意識的想趕緊拿鍋蓋蓋住面條。結果,一把柴火塞面條鍋里去了.......現在想起來,還是忍俊不禁。

在三間青瓦屋的窗戶外面,本來種著一棵大楊樹,二十多年的樹齡已讓它如水桶般粗細,遮天蔽日,風一吹嘩啦啦作響。不過,它終究沒能逃過被砍掉給我換學費的命運,只剩下倔強的樹墩子,年年逢春發綠枝。

家里條件有限,我卻把東屋的那兩間青瓦房裝扮成了一個“精致“的書房。我從屋外背進黃土來,把屋里老鼠洞全部堵住,把坑洼的地方填起來;我省吃儉用,攢錢買了兩幅掛畫,遮住斑駁掉落的墻皮,甚至從集市上一位寫對聯的老師傅那里,求得一幅字,上書“腹有詩書氣自華”,紅紙黑字,頓感蓬蓽生輝;我把母親當年陪嫁帶來的衣柜搬來,因為衣柜四面多有缺失,我就用磚頭墊起來找平。然后柜面上鋪一張報紙,上面又壓一塊好不容易籌措來的玻璃。我的書桌就形成了。上面擺滿了學習資料和我喜歡讀的書。我屋子窗戶外面種著南瓜,我就把長長的南瓜秧子從窗戶外引進來,屋里頓時有了生機。我曾以為,《囚綠記》這篇散文是借鑒了我的靈感。

同村的玩伴都喜歡來我家玩,找我寫作業。確切的說,是喜歡我書房的裝扮。父親總是靜靜站在門口,抽著煙,面帶寵溺的看我學習。我知道,父親以我為驕傲。一次,我把在學校參加寫作比賽獲得的獎狀拿給他看,他只抿著嘴笑不說話。第二天,他居然把獎狀揣兜里,拿到工地上,給工友們去炫耀了,他沒讓我知道。我其實那天晚上,在書房門外看到他偷偷把獎狀放回原處了。我也假裝沒看到,沒有拆穿他。我要維護好父親那份虛榮心,也許在他充滿艱辛的一生中,唯一讓他欣慰的是有一個學習成績還不錯的兒子。

但是,年少的虛榮感和自尊心無時無刻不在糾纏著我。我其實最害怕同學提出要來我家玩,我怕他們看到家里這個頹敗的樣子。那是怎樣的一處院子:就用規則不一的石塊,簡單堆砌起一圈米半高的圍墻,連個大門都沒有。

我曾問父親,我們的房子能不能修一修?得到的答復是:錢得留著供你上學。我理解父親的難處,便不再追。日子過得如此煎熬,我知道,父親把所有的賭注都壓在了我身上。父親確實是沒有本事,而且笨笨的那種人,但他思想又是極其超前的,他說只有讀書才能改變命運。他傾其所有要供我上大學。

他的確在他能力有限的情況下,把所有的資源都留給了我。他為了省錢,抽最劣質的旱煙;勞累一天,就著咸菜喝最便宜的散酒。他剝奪了我姐姐上學的權利,以至于我姐出嫁以后好久,一直埋怨爸爸的偏心,自私。憑什么只讓兒子上學!閨女就不是親生的嗎!縱然我姐姐很喜歡上學,就算哭著打滾要去上學,但是她終究一天學都沒能上過。我姐不會寫自己的名字,不認識男女廁所,不認識車站牌......父親心里也是滿懷愧疚,只不過每每面對姐姐的質問,他都神情凝重,沉默不語,只是狠命的吧嗒著粗劣的旱煙。我無法想象,在現在這個時代,不識字會是怎樣一種煎熬,會對生活帶來多大的不便,我對不起我姐,我深深的自責。

父親很愛我。在人群中看到我就樂得臉上開了花那種。不論干一天勞力多累,他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先到兩間屋看我一眼。我算是一個很懂事的孩子,雖然天性愚鈍,但知道家境不易,仍然通過安穩學習,死記硬背,保持了在班里名列前茅的成績。小學時一路光環,中學時上的貴族學校,憑實力拿獎學金抵扣學費,然后輕松晉級重點高中----新泰一中,而且在班級里當班長的頭銜一直沒摘過。我簡直是全村的希望,最少是我父親的希望。

縱然生活如此困頓窘迫,可無情歲月并沒有放過我們。2010父親得了一場重感冒,他舍不得拿錢買藥,就靠喝白開水捂上被子出汗。高燒整整持續了三天。之后,他一直咳嗽。盡管如此,他還是舍不得休息,一直在建筑工地拼命賺錢。直到后來他咳嗽時痰中帶血;直到工友看到,他舉鋼管時吃力到胳膊哆嗦成一團;直到他自己覺得,實在是堅持不住了,想去醫院查查看。

檢查是我陪父親做的,結果可想而知,肺癌晚期。我休學在家,我要陪他走完人生最后的一段路。不到兩個月,他就走了,很安靜的離開,就在我懷里,就在這間破舊的青瓦房里.......我不想去回首,可是思念何曾放過我。我想,他走得那么快,一定是怕耽誤我的學業,想讓我早點回去讀書;我想,他走得時候,一定懷揣了好多遺憾,比如,看著我考大學啊,結婚生子啊,買房啊.......我不想哭,可我控制不住自己。那是最愛我的人,對我寄予希望最大的人。從此叫一聲爸爸,再聽不見世間最溫暖的回應!

半年之后,2011年6月,心懷失父之痛的我如期參加了高考。我們都渴望看到兒子發憤圖強,不負眾望,蟾宮折桂的美好結局。但現實中沒有那么多皆大歡喜。成績出來了,我考了469分。一向心高氣傲,背負了眾多人期望的我,流下了愧疚的淚水。我辜負了父親的孤注一擲,我無顏面對這樣的成績,我拿什么拯救風雨飄搖,窮困潦倒的家!

我放棄填報志愿,用化肥袋子裝起行李,毅然參加了新礦集團的招聘,奔赴內蒙,成為一名只有21歲的煤礦工人。我迫切需要改變家庭的命運,家徒四壁的現狀容不得我去讀一個三流的大學。高考被擠下獨木橋,我已經成為眾矢之的,我本不應該敗。折斷了翅膀的鷹也許就不再是鷹!

在新礦集團內蒙能源長城一礦,我把最美好的青春年華綻放在了這里。我今年30歲了,三十而立的年齡。八年多一線采煤生涯,讓我從一個稚嫩的小伙子,成長為一個剛毅的新青年。不想說當煤礦工人有多累,多危險,只想說三個字:不容易。趕上了好時代,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。而今,我在泰安買了房子,娶妻生子,一切安好。

最近休假,我特地回了一趟老家,北清泥溝村。五間青瓦房還在,只是物是人非,人去房空。屋瓦檐上布滿了綠色的青苔,院子里長滿了雜草,豬圈也坍塌了。只有被柴草熏黑的影背墻,依舊佇立在那里,仿佛在訴說昨日發生的故事。那個倔強的楊樹墩子,居然在院子的另外一個地方,生發出一棵新楊樹,而今已長有碗口粗。

我默默看著這五間青瓦房,眼睛紅了。如果父親天堂有知,我想告訴他,我姐已經原諒你了,我現在也過得很好。我很想你,來生再會......

亚洲不卡一区二区影院